塔罗斯中文版
塔罗斯英文版

国内桶装啤酒分发设备行业还未形成气候,但凭借着执着和对自身研发的自信,塔罗斯控股成为行业里为数不多的通过自主研发、自主品牌建设并获得国际市场认可的企业。

回忆10多年前,刚创业的那段时间,塔罗斯控股总经理邱迪清感到羞涩。

那时,他还是个“毛头小子”,和弟弟邱迪林,窝在老家的地下室创业。订单是从温州跑来的,给录像机的厂家做铜插孔。

一开始,他甚至搞不清什么叫发货单,装满整车的货,就让司机拉出去。直到对方打电话过来。他才知道,“原来还需要发货单”。

很难说清一家企业何以获得成功。

但至少,在渡过那段羞涩的创业初期之后,邱迪林和邱迪清两兄弟逐渐明白“办厂是怎么回事”。在这之后,他们做过卫浴、阀门、桶装啤酒分发设备的代加工,从而不断积累资金和资源。

直到,有个亲戚告诉他们,温岭有一家企业,在国外参展时,被老外撕掉了宣传册。

他们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。

2011年,邱迪清和邱迪林投入大量资金,升级技术、工艺、设备,开始打造“塔罗斯(TALOS)”桶装啤酒分发设备自主品牌。

在塔罗斯,所有人都知道,邱迪清主外,邱迪林主内。

如今,邱迪清坐在办公室里,自信谨慎地计算着这个行业未来的空间。而邱迪林谈得最多的,还是“塔罗斯”的工艺。

2011年底,塔罗斯完成了第一台自主研发扎啤机的试装,并且开始进入全面的技术测试。在测试过程中,两兄弟带着研发团队不断地改进和创新,完成了多项发明专利技术的研发。其中应用于水箱内部的“水循环涡旋系统”,使水箱冷却水温度更均衡,制冷率提高了7.2%,出酒率提高了11.3%,电力节省15.4%。

这是两兄弟在决定打造自主品牌之前,就着力想达到的目的,“拥有属于自己的专利技术”。事实上,也正是这样的高要求,在国外参展时,曾经有一个国外的同行走到邱迪清的展位,拿着一个产品看了很久才离开。“其实他是想看看我们有没有抄袭他。”邱迪清说,只有努力不断提升自己的研发技术,才能让企业在走出国门后还可以自信满满。

目前,在这家600多员工的企业中,邱迪林带领的研发团队有30多人。在邱迪林看来,研发团队规模虽然偏小,但是每一个研发人员都有各自擅长的地方。

他感动的是,每当一款新产品的某一个研发环节出现困难,“我们团队里的人都会留下来一起想办法。”邱迪林记得,在他们相续开发了二管、三管、四管、六管等不同型号的桶装啤酒制冷设备过程中,研发部的同事一起不知道熬了多少夜,“而且为了推出‘2013款酒矛’,光在研发过程中报废大样所用的不锈钢管就达到了60多吨。”

所幸,产品一经推出,就受到欢迎。2013年德国慕尼黑国际饮料及液体食品技术博览会开幕。这是展示全球啤酒、饮料及液体食品技术的全球盛会,是全球桶装啤酒分发行业的市场风向标。来自意大利的一位著名艺术设计师在参观完“塔罗斯”的展品后,专门拜访了邱迪清。

邱迪清至今记得那句话:你们产品的设计和工艺让我吃惊,真的棒极了!

记:你出来闯荡的时候,还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。

邱:相较于其他孩子的童年时光,我经历的更多一点,特别是13-16岁期间,父母都出去上班拉活,每天除了去上学,我还要帮忙家里的事。那时候家里还养了几头猪,每天放学回家,我都会去山地里拔蕃薯藤,煮了喂猪。
13岁那年,80多岁的爷爷生活不能自理,大小便失禁,经常拉在裤子上。学校离家里远,别的学生可能上午去学校下午放学才回来,我得每天中午再回一趟爷爷家,帮他买午饭、换裤子、擦身子,一直坚持到16岁的清明节那天,爷爷走了。所以我的性格其实会更内敛一些,愿意去承受,而不是害怕和退让。

记:所以,当你决定出来闯社会,是做好了心理准备?

邱:我从小就热衷看武侠小说,尤其是古龙、金庸、梁羽生。初中的时候,我还经常跑书店去借。吸引我的是里面这些主人公,他们一开始都是小人物,最后通过自身的努力成为世人所敬仰的英雄。所以那个时候,我也希望自己以后能成为一个有成就的人。
16岁初中毕业,从我决定去我表哥那上班开始,我就已经做好面对各种困难的准备。
表哥的厂离家有十几公里,还经常加班,每次都到晚上9点,回家的路上有一段上坡,特别的难骑,而且周围全是坟地,很多人经过那里的时候,心里都会打颤。但我是,越觉得怕,就越要去尝试。

记:那对于创业这件事呢?

邱:我是1997年开始创业,前期做电子产品。一开始也会担心,但觉得自己必须要去尝试。那时我到处跑业务,到处问,从广东跑到西安,一边跑一边查电话打,概率就是100个遇到1个的那种。
我记得收到首单的时候,我自己没有原材料,就问别人借了100斤铜粉,骑着自行车到铜棒加工厂,自己去加工熔炼,连续3个月都是做到凌晨3点,完全是一副拼命三郎的样子。

记:那创业呢?

邱:我是1997年开始创业,前期做电子产品。一开始也会担心,但觉得自己必须要去尝试。那时我到处跑业务,到处问,从广东跑到西安,一边跑一边查电话打,概率就是100个遇到1个的那种。
我记得收到首单的时候,我自己没有原材料,就问别人借了100斤铜粉,骑着自行车到铜棒加工厂,自己去加工熔炼,连续3个月都是做到凌晨3点,完全是一副拼命三郎的样子。 记:这说明你的动手能力很强。

记:这说明你的动手能力很强。

邱: 从小,我的动手能力就比较强。记得10岁那年,村里有一个人从台湾回来。他是解放前去的台湾,回来后村子里的人都叫他“台湾佬”。
那时,他家买了一台电视机。在当时,这不是谁都买得起的,所以大家都很稀奇跑到他家去看电视,以前的电视没现在那样高端,而且还得通过一个外接的接收器去调台接收。我看那接收器也不是很复杂的样子,心想不如弄一个接收器,哪天有个电视,也可以用得着,最后还真做出了一个。

记:其实,对一个还没有掌握任何资源的创业者来说,自己的技术能力在这个过程里,会起到很重要的作用。

邱:那时候,我们和政府部门的沟通没有渠道,家里也没有什么资源,很多地方都施展不开。甚至有些人还会抨击你打压你,有的还会拿价格抢我们的渠道,报道一些假的负面消息。 有一次,一家资历比较老,关系比较近的企业为了和我们竞争单子,向那个客户反映我们贿赂公司员工。但我始终坚信一点,最好的回应,就是产品的品质比人家强。2003年,厦门一个采购员过来开发供应商,他到车间了解了一下,当场拿图纸让我们做样品。正常情况下要7天完成的,可是我们下午5点接到图纸就开始赶工,第二天就给到他了。
他看了样品,选择跟我们合作。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们已经选好了供应商,到我这边就是试试看。之后,他又给了一个5万的订单,我允诺5天完成。通过这两个单,他们看到了我们的技术和诚信。还有一个是俄罗斯的客户,也是一样的道理。

记:这中间都很顺利?

邱:但是后来遇上08年金融危机,一个月时间亏了1000多万。后来我就在反思不能多头并进,得有自己的拳头产品和品牌。
当然这里面也有一个事情促使我们重新思考。有个亲戚跟我说,温岭有一家企业,在国外参展的时候,被撕掉了宣传册。
所以,我们下定决心开始重整旗鼓,在看到国内桶装啤酒分发设备行业还未形成气候,我们果断地投入资金和设备,建立自己的研发团队。2011年底,我们就完成了第一台自主研发扎啤机的试装。

记:在这个过程中,你有没有刻意想赋予团队一种气质?

邱:我想人都有这样一个情结,不愿去妥协,更多的是通过自身的努力去实现自我价值。我个人是更愿意去挑战一些东西,做到极致。这是我对团队的要求。
我记得,在相续开发了二管、三管、四管、六管等不同型号的扎啤制冷设备过程中,研发部的同事一起不知道熬了多少夜,而且为了推出‘2013款酒矛’,光在研发过程中报废酒矛所用的不锈钢管就达到了60多吨。 就是给予这种高要求,当我们的产品拿到国外,底气就有了。2013年德国慕尼黑国际饮料及液体食品技术博览会开幕。这是展示全球啤酒、饮料及液体食品技术的全球盛会,是全球啤酒行业市场的风向标。来自意大利的一位著名艺术设计师在参观完“塔罗斯”的展品后,专门拜访了我。我到现在还记得那句话:你们产品的设计和工艺让我吃惊,真的棒极了!

记:对未来有什么样的目标?

邱:去年,我们在美国开了分公司,今年我们建成了年产5亿元规模的标准厂房,并投入100多万完成了“塔罗斯”品牌的战略定位。我们要和桶装啤酒界一起,推动市场发展,更要在将来做到行业的老大。

记:但与国际品牌的距离怎么应对?

邱:布局要布好,关键还要有自己的知识产权体系。我们要形成自己的一套价值观,无论是从产品品质,还是诚信服务上。

你希望了解更多有关塔罗斯 Talos 吗?